您现在的位置: 大红鹰娱乐平台 >> 学校概览>> 悠悠校史>> 校园变迁>>正文内容

校园变迁

孙 氏 校 园 记

 

孙 氏 校 园 记  

 

曹思曾

   

环古沙四百方里,绝少天然胜境。其足资骋怀游目偃息啸歌者,孙氏校园外殊罕观焉。园为余表伯井澄公所建,位于校之东北,方广可十数亩。门临运动场。南向入门,道以迥廊。廊尽处小亭衔之,下有莲池为葫芦状。东廊而西,狭桥跨其颈。池畔绿杨桃李,交柯连阴,风动影碧,浮映衣袂。渡桥为晚香亭,直对鞠寿堂。亭堂左右,菊畦纵横;每值霜来花放,红紫纷披,幽趣诚不亚靖节之东篱也。西十数武,循石径崎岖,乃登延月亭。亭六角,翼然土邱上,高于地者五尺。凭栏瞻眺,园景华纳。北望村野,田畴交错;烟墟远树,历历如画。四周古柏参差,篁竹郁茂;月明之夜,光影地上,环绕荫映;微风飘荡,若藻荇交横于波漪。南则积危石数百为假山,突怒偃蹇,各据其胜;而与廊阴所迭者,及晚香亭右之双峰,对峙成犄角势,上接霞光,俯瞰莲治,极奇伟之观。其间更杂植海棠,樱、榴、月季、牡丹之属,虽时序递迁,其精英代谢,固无有穷期也。入山口而西,抵花圃,名葩佳卉甚众,尤多异域之珍。张处士馨谷所灌莳也。处士既工画,又谙治花之术,兴来往往忘餐。盖其有得於花木者深矣。昔柳子厚尝得养人术于种树;今之学者,目睹圃内草树,由萌蘖而枝叶,而华,而实,与夫园中之一石一木,各得其所,以显其能者,又乌往不足喻其积学以成材而适世用也哉?民国十五年夏仪孔曹思曾记。  

  • 上一篇:没有了!